B座西窗
微說 | 渺滄海之一粟
來源:揚子晚報 2019-04-15 08:31:02

  每一次的科學狂歡,對于我來說都是理科知識的“渡劫”。

  因為學生時代的偏科,我在遇到重大科學發布的落地采訪時,需要花上比別人多幾倍的時間來做提前準備。慶幸的是,好脾氣的教授們從沒嫌棄過我。他們總是不厭其煩,看完我寫的稿件覺得符合心意,還會適時送上夸獎:“寫得真不錯。”

  我在心里涌上無止境的感激:感謝淵博,讓世界充滿寬容。

  逐漸的,“渡劫”的災難感被更強烈的求知欲取代。尤其是在上個星期的“黑洞照片發布”中,看著朋友圈里從事天文工作的教授和研究員,以不亞于過年的興奮,通過文章、圖標甚至是漫畫科普著黑洞的各種常識時,我發現,這場全民知識狂歡的意義已經大于了黑洞照片本身。包括多位中國科學家在內的全世界科研團隊,因為共同的關注而攜手,表現出無窮無盡的探索欲望,項目對于科學內涵的豐富,是對未知更有把握的開始。來自線上線下的全民澎湃,是因為我們對宇宙心存敬畏。

  巧的是,在黑洞照片發布后的第二天,我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見到了“嫦娥之父”,中科院院士葉培建,還有“嫦娥四號”總師孫澤洲。兩位在學界響當當的大牛,回到母校毫無功成名就的驕縱。此前,葉培建關于“嫦娥四號”鏗鏘有力的表態已經在微博上刷屏了很久很久,“先不要講什么科學意義、技術帶動,單從邏輯學上看,落到月球背面的科學意義就是一句話:背面沒去過!”

  科學盛宴里唯一的沒想到,大概是黑洞照片的版權之爭。無良網站的商業心機,讓原本單純的照片多了不該有的銅臭味。網友們的注意力迅速轉向了對網站的討伐,對于黑洞的好奇心逐漸淡了下去。但科學愛好者們依然在付出,在荷蘭以聯合培養博士生身份參與黑洞項目的南大博士生趙杉杉,原本可以今年如期畢業,為了項目,她選擇了延遲畢業,“這樣難得的機會,多留半年也是值得!”

  在上海天文臺黑洞照片發布會現場的墻面上,有一段大字標語,這段話來自著名天文學家葉叔華,全段摘錄,與讀者共勉:

  天文有助于拓寬一個人的世界觀、宇宙觀。宇宙如此浩瀚,人只是滄海一粟。每一個個人作為獨立的存在,都應該珍惜自己短暫且唯一的生命。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里盡可能地去做一些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意義和價值并不等同于功成名、升官發財,而是盡己所能地做最好地自己,無愧于心。人啊,難免會遭遇各式各樣的不如意,但與浩瀚的宇宙相比,這些真的微不足道。楊甜子

來源:揚子晚報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