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讓“硌”的感覺再次回來,避免舞蹈變得油滑
來源:揚子晚報 2019-04-15 12:19:04

  現場觀賞《大河之舞》,絕對是人生中的巔峰體驗之一。舞團不惜重金從愛爾蘭萬里迢迢運來三層特制地板,為的是保證舞者在上面飛速彈跳而不會產生危險,并能使音效達到最佳。與此同時,每雙舞鞋都經過特別設計,其鞋后跟部位都安裝了微型麥克風,以將金屬質感的踢踏聲再度放大,讓舞步更加鏗鏘干脆。這種特制的鞋子與普通的踢踏舞鞋子相比,演員在感覺上有何不同?領舞吉安娜·佩特蕾希克有一個妙喻:剛穿上時,這種舞鞋就像你剛補過牙,嚼東西是有一點“硌”的。經過嚴苛的訓練,流下一地板的汗水后,這種“硌感”才會漸漸消失,你才能與伙伴們“得心應腳”地跳出浪潮拍岸、火焰舞動、擂鼓進擊般的節奏。這就完了嗎?沒完。正式彩排與演出的鞋子,比平時訓練時的鞋子還要高出半公分。其目的,就是讓“硌”的感覺再次回來,讓舞者有一種新鮮又警醒的體驗,避免表演熟極而流后,舞蹈變得油滑。

  一雙鞋,決定了表演者的姿態與沉醉度。當年,京劇名角譚富英先生定制的厚底靴,都要比一般的老生演員高出一寸,達到四寸厚。雖然,靴底一厚,有助于體現角色咄咄逼人的英氣,但重心就高了,對演員跑場的圓融度,靠功的穩練度,以及耍起刀花的干凈利落,都是不小的考驗。譚富英堅持這么做,以百倍的刻苦去練功,就為了《定軍山》演到500場,表演時也要提著那口氣。因為靴底一薄,那口氣就容易松,一松,人物的表演就會偏“實”,角色那股堂皇高尚的理想主義激情,那股京劇賦予人物的浪漫豐神,就會“懈”掉半分。這是譚老板絕對不能允許的。因此,即便成名超過30年,譚富英都不肯為了保存體力,把厚底靴的靴底做得稍薄一點。每次上場前,把青緞面兒的靴子穿上,譚富英都會親自把那一圈雪白的靴底邊兒再擦一遍。這個時候,多大的事兒也不能喊他了。因為,戲比天大。

  比起舞臺上的演員,配音演員的成功,關鍵是要脫去形骸,讓自己的靈魂駐扎在聲音、節奏與氣息間。他需要像一棵樹一樣長出根須,扎穩根基,同時,要保證所有的情緒都是上下貫通的,腳底涌泉穴上冒出來的喜怒哀樂,一直向上走,穿透頭頂的百會穴。全情投入的配音演員,經常會配到涕淚交加,手足震顫。據說,任何鞋子都會妨礙他們的演繹。所以進了錄音棚,很多配音大咖都會光著腳。不信有這回事?不妨仔細觀察韓雪在《聲臨其境第二季》的表現——她脫下高跟鞋,整整齊齊放在坐凳前,閉目斂神片刻,現實環境賦予她的一切情緒都在臉上消失了。她就那么光著腳,走向麥克風,走向自己要拼盡心力去演出的角色。

  那一刻是多么動人,盡管她尚未開腔。

作者:明前茶 來源:揚子晚報 編輯:華明玥

| 相關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