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無雙
視頻|南京高校老師罵學生妝化得像“站街女” 學生“個性化審美”該被寬容嗎?
來源:揚子晚報 2019-04-14 21:23:00

       近日,一段黃姓老師在南京藝術學院任選課上罵學生的視頻在網上傳播。視頻中,這位老師在訓斥學生:“妝化得跟鬼一樣”“就跟站街的差不多,大學生沒有大學生的氣質”,引發熱議。關于此事,院方回應說:老師是學校的合同制聘用人員,學校已決定對其進行停課調查。

圖片

事件 老師罵學生視頻上網后炸了鍋
       視頻中,一位女老師坐在教室前面,一邊整理手中的材料,一邊訓斥學生:“你看看你們青春的臉蛋,一副世俗,說得難聽一點,真的你不要說黃老師說得難聽啊,就跟站街的差不多。大學生沒有大學生的氣質,青春朝氣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化妝畫得跟鬼一樣。”
       據南藝學生爆料,其為該院外聘女教師黃某,系南京師范大學中北學院教師。當日,在南京藝術學院高職學院上合唱音樂賞析課時,只因一名學生課上看手機,一怒之下開始訓斥學生,并破口而出表示,南藝女生化妝化的和鬼一樣,“跟站街似的”。
       引發事端的學生隨后在朋友圈轉發該視頻,并陳述事情原委。其稱由于收到一條需要緊急處理的工作信息,轉化成文字后發現有幾處概念模糊,于是拿出耳機將音量調到最小,想盡快處理完。正在教學生合唱的黃老師發現學生在看手機很生氣,就說“你要是回消息干脆出去回”,于是這名學生就拿著手機走出了教室。盡管承認上課戴耳機回工作消息不對,但該學生對黃老師的“站街女”等侮辱詞匯不滿,認為不該就此事遭到這樣的羞辱。記者了解到,南藝方面表示,校方已介入調查中。目前這名學生已經刪掉朋友圈發帖,對此事不想再多談。

調查 學生的“個性化審美”被接受嗎?
      “站街女”這樣的字眼迅速在網絡發酵。有人認為化妝是大學生的自由,也有人認為學生就該有學生的樣,化妝著裝儀態言行不能太輕浮。也有網友認為,老師說的對,現在的孩子“天然美”已經不見了,“裝飾美”橫行,男生以日韓娘炮為美。
       記者也就學生的“個性化審美”能否被接受,這樣的話題采訪了不少老師和學生。不少老師告訴記者,學生經常喜歡穿奇裝異服、化濃妝,甚至染著五顏六色的頭發,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不管學生是清湯寡水,還是濃妝艷抹,盡管我也不認為有些學生的打扮是個性化審美,但我覺得這個老師真是管多了。” 還有學生認為,現在老師對學生的著裝都有一定的接受度,尤其是藝術院校的學生更會穿得張揚一點,也不至于有“站街女”這樣的偏見。
      “但濃妝艷抹的同時,還不好好上課,就要被說了。”還有老師就表示,“我有學生就喜歡把頭發一會兒染成紅色,一會兒染成綠色,他們喜歡cosplay,也不妨礙她做個好學生,我覺得老師就沒必要去管。學生上課著裝,只要不違反公序良俗,穿著睡衣來,就還好吧。”還有老師說,“在我老師的那個年代,他就說絕不允許學生穿著吊帶和拖鞋來上課,但現在觀念更加開放,過去驚掉眼球的事情,變成了常態。學生只要不逾越底線,老師一般也會寬容。”

觀點 老師和學生之間需要更好溝通
       也有老師為這位老師“鳴不平”。他這樣給記者分析,視頻中上課的是來自南藝高職學院的學生,良莠不齊,或許有不少專業基礎并不扎實。這位兼職上課老師關注的點大概是說,他們專業太差,上課還不認真,用手機回復信息,于是借穿著借題發揮。也許她持這樣的個人看法,“小女孩已經很漂亮了,沒必要把自己美好的一面遮住”,于是講出了這樣比較過分的話。
       現在由于缺乏良好的溝通,一點小事就上網發酵,還有可能令教師成為“高危職業”。在采訪中,不少教育界人士表示,老師和學生之間需要更好的溝通,存在審美方面的分歧也要相互理解。“當這樣的視頻流到網上,不清楚前因后果的網友,就可能斷章取義,激化老師和學生之間的矛盾,將事情更多復雜化。”
       有老師告訴記者,雖然可以理解,但自己不贊成這位老師氣憤之下的做法,“如果覺得學生有著裝方面的不妥,出于為學生好的考慮,我會選擇跟學生私聊,給她一些建議。而不要采取這種在課堂大聲斥責的做法,學生也難以接受,效果也不好。”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楠

圖片

揚子MM三人行

新時代學生與課堂文化相融或成課題

       沒想到,今年短期內會有出現兩次因化妝問題而被推到風口浪尖的熱點事件,上次是地鐵拒載濃妝女子,這次是大學課堂上老師用很不雅的詞呵斥了化妝女生。看了視頻,老師很嚴厲,看起來是真的生氣了。前因后果和具體情況,要等校方調查后公布了。記者剛好在不久前采訪了清華大學的老師,聊到每年的新生,他說,生于上世紀60年代的他這幾十年教學下來,發現每一屆學生上課的“做派”都會有變化,他一開始不太能接受,也會在課上當眾說出來,但他在意學生對此的反饋,發現他們不喜歡被老師這樣說,所以他選擇與時俱進,尊重學生的做派,只要不影響上課。新時代學生與課堂文化如何相融,也是校園管理新課題了,校方或許可以跟學生互動溝通產生一些校園規則。 孔小平

青春的臉蛋應該啥樣?

       天啊!老師怎么可以說學生像站街的?怎么可以開口就給整所學校貼這樣侮辱性的標簽?這是我看到視頻第一反應:震驚,覺得這個老師真的很過分。然而我更震驚的卻是網友的評論中竟有相當一部分的叫“好”聲,譬如“話糙理不糙,都是罵過來的”“老師說得有錯嗎?”“說明是個認真負責的老師”……

       老師公開講這么難聽的話肯定是不對的,然而居然有這么多人表示支持說明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因為離開學校多年,我一直很疑惑全民手機時代老師是怎么上課的,問過幾個大學里的年輕人,據說有的課堂就是 “你講你的我玩我的”。也看到有當老師的網友訴苦:現在的學生打不得罵不得動輒給你發到網上去,可說了也不聽,老師應該怎么辦?

     “世俗”是主觀的,可青春的臉蛋應該是什么樣子呢?教育中的問題當然應該要與時俱進地解決,當然不能以這位老師的方式。 張艷

懷念小方老師
       想起大學時教古文的高小方老師,他對學生謙恭有加,不僅對各種問題耐心解答,以長者的年紀還常對我們這班晚輩鞠躬,令人受寵若驚。這樣的古風老師,真令學生如沐春風,視為學生時代的美好往事。看了這則視頻,我愈加懷念小方老師。
       還想起采訪過的一個抖音網紅教授,他用方言教古詩詞挺紅。他說以前對學生特別嚴厲,希望他們潛心做學問,但他們很浮躁。后來發現學生也挺不容易的,找工作賺錢壓力很大,慢慢變得理解他們。
        懷著這樣心態的老師,會不會跟學生相處容易一些,不至于火藥味那么濃?時代不同了,現在的學生更獨立自主,在網絡上可以自主發言,他們有需要張揚的青春,但也有許多幼稚、不成熟的地方,甚至會各種出錯,更需要可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良師益友。
       當下,老師很難把自己對事物的認知,全盤灌輸給學生。希望他們走一條路,卻難預料,他們會不會開拓出另一條路。也很難說,學過的東西,會不會在他們未來的人生反芻。年輕人的奇裝異服,網紅套路,就算不覺得美,世界也并不由此變得趨同。所以,恨鐵不成鋼,不妨也學學小方老師。張楠
 

 

 

| 相關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