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聞】演員莫小棋懟視覺中國:我發自己的照片,也要付費?
來源:揚子晚報網 2019-04-12 19:52:29

昨日,視覺中國因照片版權問題遭到了不少質疑。有知情人士發文抨擊視覺中國拿劇組拍攝的劇照向藝人索要版權費,而劇組并未將照片授權給視覺中國。

這一消息也得到了演員莫小棋的證實和公開轉發:“我自己的平臺,發我自己的照片,結果還收到通知要求我付版權費,有點健忘我什么時候授權過貴平臺?”

今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系上了莫小棋一方。同時,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目前不少攝影師要維權,認為視覺中國擅自把屬于他們的作品銷售。實際上,關于這個問題,大家需要搞清楚肖像權和攝影著作權的區別,藝人如果在公開場合被拍攝了新聞圖片,版權屬于攝影師,但如果作為商業用途,則還需要經過肖像權或者說物權所屬人認可才可以,否則屬于侵權行為。莫小棋所指的是劇照,不屬于新聞照片,該劇照的版權應屬于劇組,演員在宣傳時可使用,如果圖片公司沒有出示劇組的授權,那么可以說是侵權行為。


自己的劇照也要付版權費?

未獲劇組授權

從給黑洞照片打上版權,到被網友扒出網站明碼標價出賣國旗、國徽、故宮等圖片。視覺中國接連被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新華社點名批評。新華社發文稱:打著版權保護幌子做起生意,怕是不太合理。4月12日凌晨,天津網信辦連夜約談視覺中國,責令全面徹底整改。
昨日,質疑也波及到娛樂圈,視覺中國的明星用圖收費也存在問題。王小艷律師昨日發微博稱,自己擔任法律顧問的公司旗下藝人莫小棋,收到視覺中國發來的一份文件,要求為所使用的圖片付費。

圖片
王小艷律師的微博截圖

其中,居然有莫小棋之前一部熱播劇《天衣無縫》的劇照。令人不能接受的是,“這些劇照均是通過劇組的渠道獲取,并不是從網上直接搜索下載的,居然被要求付費?”律師的長微博,莫小棋也轉發了,氣憤稱“我自己的平臺,發我自己的照片,結果還收到通知要求我付版權費,有點健忘我什么時候授權過貴平臺?”

圖片
莫小棋微博截圖

在接受揚子晚報記者采訪時,王小艷律師表示,其實去年公司就收到來自視覺中國發來的付費郵件。“莫小棋自己有一個關于星座方面的公眾號,其中有一些不少關于星座主題的文章,也會涉及其他明星。盡管小棋跟他們很熟悉,但并沒有從他們那兒要照片,而是選用了網上照片。主要是找圖的時候,并沒發現有版權糾紛。”但經過律師協商后,為防止侵權,還是購買了視覺中國的套餐照片。

圖片

 演員莫小棋

王小艷說,但前天又收到“續費”通知,被告知使用圖片已經超過套餐費用,仔細核對圖片使用報告中照片清單時,竟然在其中發現了莫小棋自己的劇照。“這個之前在劇組時就清楚,這個是跟劇組簽過合同的,版權應該屬于劇組。然后演員在宣傳時可以使用。但視覺中國就此向我們收費時,并沒有出示劇組的授權。據公司跟劇組溝通的結果,應該是沒有相關授權。”

涉嫌侵犯藝人肖像權,

打著版權旗號胡亂行事

“更令人詫異的是,點開某一張藝人圖片在視覺中國上的鏈接,里面顯示:未獲得人物肖像權或所有物權。沒有獲得人物肖像權的圖片就拿出來賣?居然還賣到藝人經紀公司的頭上?”王小艷還在微博中提及,“這樣的公司,做出把黑洞照片、國旗國徽照片標注成自己版權的事,也就不難理解了。我甚至懷疑,視覺中國是否隨時把網上的照片加上自己的水印,就當做自己的照片去賣錢……視覺中國,保護知識產權是好事,版權應該被保護,但吃相太難看就不雅了,你們到處發函,保護自己的版權,那你們侵犯藝人肖像權的事,啥時候好好聊聊?”


王小艷表示,一般藝人都會有專門團隊負責管理藝人的寫真照片等,防止有侵犯肖像權的事情發生。但現在自媒體很多,藝人的照片用的量太大,有時真的顧不過來,維權成本很高。大多是交涉后刪除了事,只有在對形象影響很大,影響廣泛時,才會拿起法律武器維權。采訪中,莫小棋也對紫牛新聞記者表示,“其實大家對版權越來越重視是好事,我作為演員特別清楚版權對一個片方,對投資方的意義。我支持維權,但不支持打著版權的旗號胡亂行事。”

 

最近葛優不止一次維權濫用“葛優躺”圖片,實在是由于對自身形象帶來負面影響。早在2018年年初,藝龍網就因擅自發布含有“葛優躺”表情包的微博,用作商業宣傳而賠償了7。5萬元。


最近,葛優又把一家在公眾號內使用他表情包的公司告上法庭,這家公司在2016年7月20日的官方公眾微信號推文里推送了一篇標題名為“假如葛大爺也炒股……”的文章,并且在文章內容中放入了大量有著葛優經典表情包的圖片并配上字。“這波行情我早預料到了”“這只絕對是大牛股”“我要補倉,別攔我”“這只股沒買是我人生遺憾”等字樣配到了葛優的肖像圖之上,有讓公眾誤以為葛優是其公司用戶的嫌疑。

版權屬于自己的圖片“被銷售”

不少攝影師加入維權行列

圖庫銷售的圖片內容種類很多,包括圖表、史料圖片等等,但其中最重要的來源是攝影師的作品。視覺中國事件也引來不少攝影師維權,稱自己的作品未授權視覺中國,卻被打上了水印銷售。
旅美攝影師阮克強在微博上曬出系列圖片配文說“去年我這張入圍搞笑野生動物大賽Finalist的圖片,所有的外媒報道時版權信息都寫上我的,可是到了國內中國日報引用時居然版權成為視覺中國了,后來我又查了下發現視覺中國在收費賣這圖片,純粹的流氓行徑。”

 

 

圖片

阮克強拍攝的圖片

 

阮克強還解釋,這張圖片他沒有授權任何圖庫,所以不存在被與視覺中國合作的外國圖庫倒賣的可能。“當時只是與大賽的英國主辦方簽了合同,但合同里明確標明我擁有版權,所以國外其它媒體應用時都有標注。”他也表示,怕回國內打官司走程序比較麻煩,這也是攝影師維權的難點。

圖片
阮克強微博截圖

 

如果說知名影展、影賽的圖片有“銷量”,令一些網友不解的是,很多發布在網絡空間的圖也被打上了“視覺中國”的水印。網友赤腳看客發文稱,一張他在2013年1月拍攝的圖片也被盜用。“當時報道一位月薪很低清潔工的日常生活,發在搜狐微博和百度貼吧,版權什么時候成了他們的了?”甚至有公司表示,曾經在視覺中國購買圖片,發現對方也沒有版權,被真正的原作者起訴,最終對方告了視覺中國,該公司也因連帶責任被訴。

 

 

肖像權和攝影著作權有區別

藝人的新聞圖片不得作商用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了視覺中國簽約攝影師徐先生,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初合作是視覺中國找到他希望能夠將圖片上傳。“國內其實圖片社不止一家,大家都想拿到獨家的好圖片,所以也有競爭關系。”徐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一般圖片網站都會與攝影師有協議,對圖片的署名、用途等做出解釋,單張圖片的銷售雙方分成。“嚴格來說,這些圖片的版權仍在攝影師那里,網站只是與攝影師合作取得一個授權,管理和銷售圖片,一般來說不存在買斷版權。”他認為,圖片網站的存在確實幫助了部分攝影師維護了自己的版權,但是部分網站也確有偷換概念,為了盈利同樣在做著侵害知識產權的事,把維權做成了生意。

這次有一些明星發文,認為自己在公開場合被攝影師拍攝的照片,自己不僅拿不到錢,如果要用還要向網站購買。藝人莫小棋遭遇視覺中國“索費”,反映的是肖像權和攝影作品著作權之間的沖突。“如果藝人專門請攝影師來拍攝,一般會有協議版權歸屬問題,但是在完全公共場合或者新聞采訪中拍攝的藝人出現的圖片,攝影作品著作權屬于攝影師。”徐先生表示,但是藝人仍然擁有自己的肖像權,所以這些新聞圖片應屬于編輯類圖片,即新聞機構和刊物可以在取得攝影師授權的情況下使用。但如果作為商業用途,則還需要經過肖像權或者說物權所屬人認可才可以,否則屬于侵權行為。

集體吐槽背后

是知識產權知識“短板”

“昨天網上的吐槽是帶有很多主觀情緒的,包括一些企業曬出來懟視覺中國的圖片,認為里面有自己的LOGO,產品和建筑,成了別人的知識產權,還引起很多調侃,這其實并沒有搞清著作權的概念。”徐先生認為,這些公司的標志、建筑等元素并不能等于攝影作品的制作權。拍攝過程中是“二次生產”過程,攝影師要運用相機,以主觀的構圖,調整光圈、感光度等等來進行創作,這實際上產生了攝影師本人的著作權。著作權法和商標法保護的范圍不同。商標權保護的是商標的獨占性,保證消費者能夠避免混淆,法律禁止的商標侵權手段主要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注冊商標。拍攝帶有商標的產品,并不侵犯商標權。

 

圖片
人民日報微博截圖

 

“沒想到這次黑洞圖片引起的科學關注很快被蓋過,讓視覺中國上了風口浪尖。”徐先生表示,關注知識產權是好事,但是更希望大家能去了解一下相關法律,對于各種情況的版權問題都有一個理性的認識,而不是成為一場狂歡。“自媒體一直是侵權的重災區,有很多也被起訴過,但是我們要把合法合理的權利主張,同一些網站的釣魚手段、營銷型執法區分開,切實加強版權意識,維護廣大攝影師、創作者的利益。”

 

紫牛新聞記者|張楠 劉瀏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網絡截圖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