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聞】第五次人工授精失敗,中國最后一只人工飼養雌性斑鱉去世
來源:揚子晚報網 2019-04-14 21:36:21

經過24小時奮力搶救,4月13日下午1點20分,從長沙遠嫁而來擔負交配重任的雌性斑鱉,在第五次人工授精過程中不幸去世。自此,蘇州動物園僅剩的110多歲的雄性斑鱉,在春暖花開的池塘里孤獨地曬著太陽,它也成了國內唯一一只人工養殖的斑鱉。雌性斑鱉的離世,讓為繁衍斑鱉而不停奔波努力的整個專家、學者、飼養團隊感到無比遺憾和悲傷。

蘇州市動物園管理處副主任陳大慶今日在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對極度瀕危的斑鱉來說,這是一個災難性的損失。”

雌性斑鱉去世

110多歲雄性斑鱉或成國內最后一只

4月14日中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來到蘇州市動物園(上方山森林動物世界)斑鱉池,隔著玻璃看到水面上零星漂浮著幾片水草,襯著綠色的池水,顯得十分平靜。午后的天色有些陰沉,氣溫不算低,觀賞區內守著不少游客,靜靜等待斑鱉顯露蹤影。大約20分鐘過去了,水面依舊毫無波瀾。當記者詢問保安今天雄性斑鱉是否出現過時,保安說:“再等等,會出現的,140斤呢,只要出水就一定能看到的。”

圖片
蘇州動物園的雄性斑鱉露出腦袋

說話間,紫牛新聞記者在一片水草旁發現了雄性斑鱉的身影,此刻觀賞區里的人群興奮起來,帶著孩子的家長紛紛指向水面:“快看快看!在那在那,看到沒?”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雄性斑鱉只是微微將頭探出,接著漂浮在水面上一動不動,如果不是微微發光的背甲和白色的革質皮膚,斑鱉幾乎和水面融為一體。

 

圖片
這只雄性斑鱉已經110多歲

帶著一家三口來觀看的李先生說:“聽說雌性的斑鱉已經去世了,特地來看看,這是中國最后一只斑鱉了吧。”幾分鐘過去,雄性斑鱉懶洋洋地曬了會太陽,似乎有些百無聊賴,再次游向了水底。

圖片
岸邊聚集了不少游客來觀看斑鱉

 

斑鱉夫婦屢次交配失敗

嘗試人工授精幫助繁衍

 
據介紹,這只雄性斑鱉今年超過了110歲,是蘇州市動物園的“元老”,從開園至今居住到現在。在這只雄性斑鱉與長沙來的雌性斑鱉“成親”前,蘇州西園寺內還有兩只斑鱉,雄的“方方”在2007年8月19日“壽終正寢”,另一只雌性斑鱉“圓圓”隨之難尋蹤跡。蘇州動物園的雄性斑鱉經過了漫長的等待,終于在2008年5月6日,迎來它的長沙媳婦——一只雌性斑鱉。

圖片
不幸去世的雌性斑鱉(圖片來源央視新聞)

 

珍貴的雌性斑鱉入住后,蘇州動物園不敢松懈,成立三人飼養小組負責“侍候”斑鱉夫婦。每年11月中旬到12月上旬,斑鱉會沉到淤泥里進行冬眠,直至2月下旬到3月下旬,隨著氣溫回暖,斑鱉逐漸恢復活動。喂食之外,觀察并跟蹤記錄斑鱉的行蹤是飼養小組的一大任務。陳大慶說,最近幾年,蘇州的冬天不太冷,氣溫偏高,斑鱉冬眠的時間也有所縮短。


“飼養斑鱉壓力不小,”陳大慶坦言,2016年,蘇州動物園從原址搬遷到上方山的新園,為了讓兩只斑鱉順利過渡,特別選擇了4月份斑鱉冬眠剛剛結束的時候,通過兩個大的運輸箱,在箱子的四周墊上海綿,給斑鱉的背甲做緩沖保護。

要不要人工授精有爭議

但這是僅存的希望

 

斑鱉夫婦從2008年開始一直有自然交配,但遺憾的是均未能成功受孕,據專家觀察,是因為雄性斑鱉的生殖器上有嚴重傷痕,導致無法自然授精。要不要對斑鱉實施人工授精,曾在學術界引起爭議。有專家認為,工人授精會對斑鱉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經過麻醉、采血樣、取精、電擊等幾個步驟,它會產生強烈的應激反應,而由于龜鱉的生理節奏慢,恢復則需要更長的時間。但是蘇州動物園的兩只斑鱉自然受孕屢屢失敗失敗,人工授精是僅存的希望。于是,2015年5月,專家團隊對兩只斑鱉進行了第一次人工授精,10月份進行了第二次,遺憾的是,加上2016年4月的第三次和此后的第四次人工授精,均以失敗告終。

 

第五次人工授精之前細致準備

原本抱有巨大期望

陳大慶介紹說,此次人工授精的計劃決定于2018年春天,時間選在2019年的4月份,是考慮到此時斑鱉剛從冬眠中醒過來,從生活習性上來說,4-5月也是它們正常的交配時間,這時候斑鱉無論是身體狀況還是精子活躍度等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好。為防止兩只斑鱉自然交配,從今年3月中旬兩只斑鱉蘇醒到實施人工授精前,它們被分開飼養,居住在不同的池子里。
2019年4月10日晚,由國際龜鱉生存聯盟(TSA)專家、澳大利亞西部大學的龜鱉動物繁殖生物學家杰拉德·庫克林等國際專家組成的團隊,特地提前趕到蘇州動物園,開始為本次斑鱉夫婦人工授精認真準備。杰拉德·庫克林今年已70多歲高齡,和這對斑鱉夫婦打交道很多年。從2015年5月6日,首次為它們實施人工授精,到現在的第五次人工授精,它們的繁衍之路,杰拉德·庫克林一路相隨。

圖片
杰拉德帶領專家團隊為雄性斑鱉采精

遺憾的是,直到當年7月,在雌性斑鱉先后產下的113枚卵中,未發現受精卵。之后,斑鱉夫婦又經歷了三次授精失敗。隨著年齡的增大,專家團認為斑鱉夫婦授精成功的機會日益減少。可以說,定于2019年4月的授精計劃,專家們寄予了厚望,期待著90歲以上的雌鱉和超過110歲的雄鱉創造奇跡。

專家團成員來自國外

提前進行人工授精“彩排”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實施人工授精的專家團成員均來自國外,除了杰拉德·庫克林,還有來自美國的獸醫帕爾、新加坡的獸醫助手,以及一位德國的授精專家。到達蘇州動物園后,專家團隊詳細回顧過去的醫療記錄,咨詢了相關專家,努力將準備工作和急救方案做到最好。為保證人工授精工作順利進行,專家團甚至用相同的工作程序提前“彩排”,對3只雄性和2只雌性大型亞洲鱉進行了采精和人工授精。正式采精和授精之前,專家團對兩只斑鱉進行了理化指標和超聲波健康檢查,發現它們健康狀況良好。
斑鱉夫婦繁衍后代的背后,也蘊藏著多位國內專家學者的不懈努力。安徽黃山學院生命與環境科學學院院長呂順清擔任WCS(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TSA(國際龜鱉聯盟)與中國斑鱉的項目聯絡員,在蘇州動物園和國際專家團之間牽線搭橋,推動斑鱉繁衍行動的持續進行。

2011年,呂順清決定到云南紅河流域的馬堵山水庫附近去尋找野生個體斑鱉,在云南他找到了一個盟友,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兩棲爬行類動物首席專家饒定齊,饒定齊已在云南定居超過30年,對當地環境十分熟悉,但此次野外尋找,未能帶來斑鱉的好消息。

雌性斑鱉遺憾去世

冷凍保存卵巢組織以備未來使用

采取人工授精實屬無奈之舉,關于野生斑鱉存在的最后一次確切證據,出現在1990年末。斑鱉記錄資料非常少,采取任何措施必須經過深思熟慮。實施前,專家團充分參照其他龜鱉類物種制定了手術方案。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此次人工授精依舊采用與之前一樣的手法,直接將雄性斑鱉的精液注入雌性斑鱉的輸卵管中,“技術上做到了無創。”

圖片
斑鱉

“與過去的四次人工授精活動相似,這次授精過程很順利,沒有出現復雜情況,”陳大慶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令人悲傷的是,授精后雌性斑鱉陷入了昏迷,專家們24小時不眠不休地對其搶救,它依然沒有蘇醒過來,不幸死亡。雌性斑鱉去世,宣告了全球唯一一對斑鱉夫婦人工授精徹底失敗,這個消息對年逾古稀的杰拉德無疑是巨大的打擊。杰拉德博士和獸醫帕爾一直守到4月14日,才乘坐凌晨5點半的飛機離開。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課題組商定組建由國內外專家組成的尸檢團隊,查明雌性斑鱉的死因。至今為止,這個存在2.7億年,延續著恐龍時代奇跡的物種,全球人工養殖的只剩3只,除了蘇州動物園的一只雄性斑鱉外,還有兩只斑鱉在越南


“進行一項科學實踐,出現什么意外都有可能,雖然沒有人愿意看到這樣一個結果。”連續幾晚沒有合眼的陳大慶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國際專家團已將雌性斑鱉的卵巢組織取出,保存在零下196攝氏度的液氮中,“未來科技不知道會發展到哪一步,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保存現有的東西,為未來留下可能。”同時他也表示,在沒有獲得新的雌性斑鱉的情況下,園方將竭盡所能延長雄性斑鱉的壽命,不排除日后在野外發現新雌性斑鱉的可能性。


紫牛新聞記者|周曉青

實習生|江珂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記者拍攝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黑帽SEO